【高三即将高考,暂匿】
☆ARASHI是底线☆
☆五个人就是五个人毒o离我远点谢谢☆
☆ALL2 / S ALL☆
☆无墙党.五人任意组合都吃#见上条#☆
☆不会弃坑但是学生党更文很慢☆
☆喜各种角色拉郎☆

关闭

【润二】[ABO]生理冲动(3)

*提前祝我ni生日快乐

*一个第三章真是拖了好久好久

*准备发的时候发现这章好短啊……

*我已经做好了会被lof屏蔽的打算了

*被屏蔽了请立刻联系我

*下一章有车

——————————

3.

  “行,那就这样吧,辛苦你了。”

  松本润挂了电话,打开了检测室的门。

  港口现场看守的警员遭到袭击,换班的警员一发现便联系了自己,从一大早开始便在处理安置受伤的警员。想都不用想是凶手那一帮人搞得鬼,只是对方为什么要回到现场呢,松本润皱着眉头走进检测室,却意外地只看见相叶雅纪和几位助手。

  “二宫桑今天没来吗?”

  相叶雅纪端着巧克力蛋糕转过头来,“是啊,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接。”,“刚才O酱也来了,也是没联系上他。连着两天睡过头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况且今天还是他的工作日。”

  “这样啊。”可能有什么事吧,松本润揉了揉太阳穴,“港口看守现场的警员遭到袭击,从一大早开始就在处理这件事情。本来想找他谈一下案件的事……”话没说完便被盘子掉在桌上的声音打断。

  相叶雅纪瞪大了眼睛看向松本润,“港口的警员遇袭?!”见对方点头后,一脸大事不好的表情,“昨天Nino说要去现场再看看来着……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就没有消息了……”

  “你说什么?!”松本润听闻一瞬间变了表情,掏出手机便打电话给下属让他们调取在港口暗处安置的监控录像。相叶雅纪也向助手吩咐了些事情,跟着松本润快步走出了检测室。

  看着手中大野智交给自己的二宫和也体检报告,相叶雅纪内心的不安就越来越多。因为一直处于高强度又接触过多Alpha信息素,外加几年下来一直使用抑制剂度过发情期,二宫和也这次的发情期,不仅很可能提前,甚至是连抑制剂也无法克制下去的状况。

  “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

  二宫和也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手脚都被人绑了起来,动弹不得,被人击打的头后还阵阵作痛。四周一片昏暗,唯一有光亮的地方,只有墙壁上的通风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气味,应该是在某一处的地下室吧,二宫和也吸了一口凉气,后悔于自己的疏忽大意,却被突然打开的门打断了思绪。

  “醒了?”听到些许动静,来人向二宫和也走去。逆着光的缘故让他无法辨认来人的身份,直到走到他面前,二宫才看清那人的脸,一副自己完全陌生的面孔。而对方身上传来的信息素气味也让他有些不适,是个Alpha,二宫和也没移开视线,就这样与面前的人对视着,等着对方先开口。

  “你就是那个传闻中的检察院法医科第一人?”面前的人哼笑了一声,“真是不好意思,我的手下下手有点重了,还请法医先生多多担待。”说着蹲下身凑到二宫和也面前抬起他的下巴,“不过法医先生长的这么好看,又这么有能力,要不辞了检察院的工作来我们这做事吧?我们可一定会给你极好的报酬的。”

  手被二宫扭头避开,一时有些尴尬的悬在空中。不过那人也不在意,只是撇了撇嘴站起身找了张椅子坐在二宫和也面前,“法医先生真是冷漠呢。我可是诚心想要你来加入我们啊,我们这给你的报酬肯定不会比检察院差的,实在不行要不条件你随便提……”

  “你就是操控指使那群Omega的人?”打断了面前人自顾自的话语,二宫和也皱了皱眉头看向他,“你为什么要逼迫他们杀害那些Alpha?”

  “法医先生你这话可就过分了,他们可都是心甘情愿为我做事,哪来的逼迫。”不否认自己是幕后老大的事实,也不否认杀害Alpha的罪行,那人也只是笑着看向二宫和也,“那些Alpha都是自作自受,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用呢。”

  “不过引他们上钩还真是容易呢,就算不去引诱他们,他们也会自己找上门来。或许是我的手下们都太有魅力了吧。”,“不过他们与法医先生你相比,还是差的远呢。”

  那人话音刚落,二宫和也就闻到了更加浓郁的信息素气味,毫无疑问是从面前人的身上传来。充满侵略性的气味让他一时间屏息,体内渐渐涌上的热潮和自己身上散发出隐隐约约的柠檬香气一下子打乱了他的思绪。不会吧,二宫和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咬着下嘴唇强压下体内的不适,这种时候发情期的到来可以说是糟糕之上的糟糕。

  “法医先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出了这么多汗。”那人含着笑凑到二宫和也面前拿出在他身上搜出的抑制剂,“不过我还是真没想到,那么厉害的法医先生竟然是个Omega呢。”闻到淡淡的柠檬香,他挑了挑眉笑意更深,“法医先生有什么需要告诉我便可,我一定效劳。”

  “……滚。”

  那人一直维持的笑容在此时也终于出现了裂痕,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猛地揪起二宫和也的衣领,“别他妈的不知好歹啊法医先生。”二宫和也强撑着与对方对上视线,瞪着对方,再次重复了刚才自己所说的一个字。

  下一秒他就被那人摔在了地上,接着便是结结实实的一脚踢在自己肚子上。疼痛感让二宫和也找回了些意识,然而下一秒,他便听见那人解开皮带的声音。

  “是时候给你点教训了。”

  绑着脚腕的绳子被解开,双腿却被对方制住动弹不得,双手仍被束缚着,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欺身上来却什么也做不了。恐惧,二宫和也第一次如此彻底的体会到这种感受,用尽全力想要推开对方,然而被压制住的身体和因为发情期一点点被蚕食的理智让他无法脱身。

  而就在二宫和也要脱力放弃挣扎的那一刻,地下室的门突然被人用力踹开。

  那人举着枪说:

  “把手举起来。”

—TBC—

评论(6)
热度(39)
©璃纸·江苏考生即将高考·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