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即将高考,暂匿】
☆ARASHI是底线☆
☆五个人就是五个人毒o离我远点谢谢☆
☆ALL2 / S ALL☆
☆无墙党.五人任意组合都吃#见上条#☆
☆不会弃坑但是学生党更文很慢☆
☆喜各种角色拉郎☆

关闭

【润二】[ABO]生理冲动(1)◇修改版◇

*给这篇文起名字的大宝贝 @酒醉一黄昏

*后半段已经修改完毕

*警官Alpha M × 法医Omega N

*因为不熟悉生活中真正的法医警官,如有奇怪的地方无视就好了

——————————

1.

  AM 2:00   C区某港口

  二宫和也赶到现场的时候,松本润已经结束了对第一发现人的问询,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了。

  天空还是一片漆黑,港口仓库前亮着的几盏应急灯也因为老化而变得昏暗。唯一能获得光亮的,只有几辆警车开着的车灯和警员们人手一支的手电筒。本就加班熬夜的二宫和也有些疲累的打了个哈欠,套好助手递过来的塑料服,带好手套和口罩便从警戒线下穿过,向在仓库那头站着的松本润走去。对方似是因为半夜出警的起床气还没消,点了一支烟倚靠在仓库外墙上,冷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及近的脚步声,松本润才熄了烟,转过头来看向二宫和也。

  “受害者又是一个Alpha?”二宫和也接过松本润递过来的死者信息翻看了下有些无奈,“昨天相叶桑才跟我提到过……这个月第三起了?”

  “加上上个月底这是第四起了。”,“我之前也听樱井警官提到了这件事。虽然推断下来死因也能猜到了,不过还是请你过来确认一下比较好。”松本润接回文件后打开了仓库门,门后尸体的腐臭味和残余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混杂起来着实令人作呕,二宫和也嫌弃地皱了皱眉头,拉紧了口罩便和助手们进了仓库。

  “全身上下没有什么伤口,脖子也没有勒痕,伤害致死的可能性是可以被排除了。”借着助手们手电筒打着的灯光观察着尸体,“肌肉萎缩的很不正常,还有从这满屋子的信息素气味来看,与前三起案件应该是同一种手法。”

  “非正常死亡吗?”

  “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大概是被人下了药吧。处在发情期的Alpha如果服下某些违禁药物或者有人把药物注入到他们腺体里的话,致死的几率倒是非常高。”说着接过助手递来的针管,一针扎在死者脖子后面的腺体上,将血液保存于试管中递回给了助手。

  “根据尸体情况来看,死亡时间推断为两天前,晚上8点到10点半这段时间。”二宫和也抬头看了看在仓库门口站着的松本润,“尸体这个时间才被发现,应该是药物过量引发的信息素爆炸让人无法接近这里而导致的。最先发现尸体的人有提到这件事吗?”

  “没有,发现人说自己也是偶然走到这里来,说是闻到了奇怪的气味就进来看了看。”在一旁的助手替松本润回答了二宫和也。

  “在半夜闲着来这散步还去研究哪里传来的气味?”二宫和也把其他取样物保存好给了助手便起身走出了仓库,脱下塑料服摘下手套和口罩丢到警车旁的大垃圾袋里,转身朝松本润走去,“第一发现人做的笔录能给我看下吗?”

  “Beta啊……”二宫和也盯着对方递过来的纸张若有所思,“按理来说Beta应该不会对消散了两天的信息素有多大反应,就算有尸臭,但按之前的说法和门窗都关着的状况来看,尸臭味也不会散出去。”

  松本润听闻后挑了挑眉,“所以他是怎么闻到所谓奇怪的气味而找到尸体的?是这样吗?”

  “对。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服用或注射了抑制药物伪装成了Beta吧。”二宫和也把笔录信息还给松本润,“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我们也不能毫无依据就去检测那人的血液。”,“不过这个人的确有许多可疑的地方,你们可以暗中调查一下。”

  “明天开会的时候我会提一下的。”说完这句话,松本润就被警员们叫了过去。看着对方的背影,突然没人聊天也没有事情可干的二宫和也找了辆警车就坐了进去,因为原本就熬夜加着班又突然出警,再加上前些天为了善后另外的案子没有怎么睡好,一时间倦意充斥了整个身体,没过多久便睡了过去。

  结束了工作的松本润找了一圈也没看见刚才还与自己谈着话的人,问了其他人也都说没看见。正想着对方是不是回去了打开车门就看见自己要找的人已经窝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还犹豫着要不要叫醒对方,原本问着自己问题的小警员突然就跑了过来,“松本警官!关于明天的会议……”

  吵醒了车里睡着觉的那个人。

  小警员觉得自己好像被松本警官瞪了一眼。

  “你还要回检察院吗?或者直接回家?”应付完了警员的问题,松本润看着醒过来还迷迷糊糊着的二宫和也,平时对他人冷淡的样子像消失了一般,笑了笑,“我送你回去吧。”

  二宫和也没说话就只是眯着眼点了点头,哼哼唧唧缓了一会儿才从警车上下来。二宫法医睡迷糊的时候很可爱啊,松本润笑着看着对方找到自己的助手吩咐了各种事项,还顺便联系了相叶雅纪,也没管是凌晨几点就把检测化验的事情一股脑都托付给了对方,在相叶雅纪反应过来的前一秒直接挂断了电话开了静音模式。 

  也是知道自己竹马的脾气,相叶雅纪没有再打电话过来只是向二宫以及松本两人发了条抱怨的消息就接受了加班的事实。

  向其他人打了声招呼,松本润跟着二宫和也离开了现场。对方套上大衣猫着背懒懒散散地走在前面,见松本润还没跟上来才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

  二宫法医是个很神秘的人。

  松本润曾经听到一些警员这样说。

  在医学院就已经是名列前茅,进了法医科更是跳过了实习期甚至在两年内超越自己的前辈成了法医科第一人。明明资料上的性别是Beta,却比法医科的其他Alpha法医更出众。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这一对同是Beta的竹马几年来在处理案件的准确率和成功率让他们成为了检察院法医科的红人。

  松本润从二宫和也与他第一次搭档出警开始就一直默默关注着他。对待工作从不马虎,即使是凌晨的案件也毫无怨言。能很快的从事件中发现漏洞,找到关键点解决案件。在检察院对待领导从不恭维,心直口快领导犯了什么错也能照样直言不讳,一向看不惯身边人奉承拍马屁样子的松本润也是因此对二宫和也有了很大兴趣。随着一次次出警一次次见面,松本润也渐渐的也对这个属下口中神秘的人有了些好感。

  而这两个人都是检察院女警员女法医口中的高冷男神。除了日常工作的交谈或是与熟悉的人交谈,两人似乎都不怎么与他人说话。传闻有个前辈想给松本警官介绍Omega却被拒绝,原先队里的警花向二宫法医告白也被拒绝了。两个克己出众的大帅哥意外的都对恋爱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兴趣,有时警员们在私下聊天,还会有人开玩笑说他们俩性冷淡。

  不过的确没有看见过两人与异性有什么亲密接触。

—TBC—

评论(6)
热度(91)
©璃纸·江苏考生即将高考·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